|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蔚來李斌的“夢之隊”支離破碎

2019-11-01 11:32 | 作者:

李斌曾捏合出一個華麗而龐大的團隊,但隨著創業激情的蛻變和現實考驗的加劇,每個人或許也都在矯正著對夢想的預期。

文|郭儒逸文|商業人物(ID:biz-leaders)

在幫助老東家赴美上市一年之后,54歲的謝東螢遞交了辭呈,從10月30日起不再擔任蔚來汽車首席財務官一職。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這是他從蔚來官方獲得的一句評價。這可能確實是李斌想表達的意思之一:蔚來作為造車新勢力第一股,在成立不到四年的時間內完成上市,擅長資本運作的謝東螢功不可沒。

謝東螢在2017年5月加入蔚來,主要負責融資和上市事宜。追溯此前的職業生涯,他曾在摩根大通和香港瑞銀資本等工作多年,并長期擔任新東方CFO一職,此外還是京東和百勝中國等董事會成員。在這些公司早先上市的關鍵節點,坊間有著“金手指”之稱的謝東螢,歷次都發揮了重要作用。

2017年是蔚來埋頭狂奔的一年。這家股東背景豪華的明星車企,當時正為首款量產車型ES8而奮斗。盡管當年蔚來完成16億美元融資,但在李斌“沒有200億元不要造車”的著名論斷下,蔚來仍然需要不斷的外部“輸血”。于是5月份謝東螢的加盟,以及隨后快速啟動的蔚來上市進程,就顯得自然而然。

首席財務官的突然去職,讓蔚來股價迅速走跌。目前其最新股價已較6.26美元的發行價跌去77%,總市值也較上市來的高點145億美元縮水至14.6億美元。另據之前公布的二季報顯示,盡管該季度15.08億元的營收超出市場預期,但隨著凈虧損擴大至32.85億元,仍表明蔚來遠沒有走出泥潭。

更為敏感的是,謝東螢的離開給處于融資關口的蔚來投下重重陰影。事實上,今年5月和10月蔚來兩次無限接近的外部融資——北京亦莊國投的“百億投資”和浙江湖州吳興區的50億元意向融資,如今或是沒有實質進展,或是已直接告吹。謝東螢完成了他的階段性使命,可能蔚來需要新的接班人。

謝東螢的離開,是蔚來高管團隊的又一次動蕩。在此之前,李斌當初攬至麾下的諸多團隊成員,不乏有人早已離開。他們因創業理想而聚攏,卻因種種現實而離散。

在2014年決定創立蔚來汽車前后,找人,是李斌頗為花費時間的一件事情。與此同時,特斯拉的巨大光環和國內政策層面的鼓勵,讓參與創辦一家新能源車企成為不少業內外人士的理想選擇。蔚來聯合創始人鄭顯聰,就成為最先受到李斌感召的那批人之一。

鄭顯聰在后來的一次研討會上回憶,他和李斌結識于2014年11月的一場數字論壇。據澎湃報道,當一個月后李斌正式向鄭顯聰拋出橄欖枝時,他的第一反應卻是覺得“搞電動車好像沒什么前途”。于是他拒絕了。李斌看中的,是鄭顯聰近四十年的汽車行業資歷,以及在福特和菲亞特中國擔任高管的豐富經驗。他的持續感召最終收到效果。2015年7月,表示“不當董事長和CEO”的鄭顯聰跳槽至蔚來。他要“幫助這幫年輕人實現夢想”,開始協助李斌搭建蔚來早期的核心團隊。

幾乎與結識鄭顯聰同時,一位專業賽車手——馬丁·里奇也進入了李斌的視野。馬丁·里奇曾任瑪莎拉蒂全球CEO、福特歐洲區CEO以及馬自達全球董事總經理,在李斌看來,他在歐洲汽車業界的巨大影響力,將會是初創的蔚來延攬歐洲各豪門車企人才的重要砝碼。很快,馬丁·里奇順利出任蔚來汽車聯合總裁,成為后來李斌口中的使“蔚來實現從0到1”的關鍵人物。

蔚來在2015年還有一筆重磅引援,那就是硅谷精英Padmasree Warrior(伍絲麗)。

在和李斌進行一番“面試”長談之前,伍絲麗剛剛從思科全球CTO的位置上卸任。在思科,她擔任的是時任CEO錢伯斯的主要助手,后者被譽為全球“最出色的經理人之一”。伍絲麗因主導思科進行一系列收購案而顯露鋒芒,但之后因未能接任錢伯斯執掌思科而大失所望,她最終選擇離開了思科。

出于在硅谷營造蔚來聲望的考慮,李斌當時希望找到一位在科技界舉足輕重的人物,來掌管蔚來北美公司。他見了幾十個人,但始終沒有敲定。直到與伍絲麗會面并詳聊一個多小時后,雙方很快決定合作。盡管伍絲麗對汽車行業并不熟稔,但在全球IT巨頭豐富的經驗資歷,以及相關技術在電動汽車上的應用前景,使她成為不二人選。

以至于當這位剛登上《福布斯》全球最具影響力女性榜的精英女將入職時,有美國媒體干脆稱之為“電動汽車商業王國新女王登基”。

2015年的李斌忙碌非常。這一年他出了17趟國,他把全球頂級車企的設計和技術大牛拉了一個名單,然后拿著單子逐個拜訪。見面的人數,達到數百個。到年底,來自寶馬、大眾、特斯拉、福特和通用等車企的大量人才,紛紛被招至蔚來旗下。而為了便于開展工作,蔚來先后在硅谷、倫敦和慕尼黑等地設立研發基地,來推動新車型的研發和投產。

盡管擁有豪華的股東背書,但并不是所有人一開始就看好李斌。蔚來B輪融資的領投方淡馬錫中國區執行總經理吳海就是其中之一。他剛聽到蔚來的造車計劃時不以為然,覺得李斌缺乏汽車制造的行業經驗。

即便有不同的聲音,在創業理想的激勵下,眾多追隨者依然踏著風口登上蔚來這艘大船。而那些早先的質疑者,也很快被折服。蔚來早期充沛的資金、逐步推進的造車計劃、光鮮的高管團隊,讓自信滿滿的李斌甚至直言,蔚來永遠不會死。

2016年11月,蔚來高端電動跑車EP9面世,馬化騰雷軍劉強東等李斌圈中好友成為首批車主。第一款車型的亮相,令蔚來上下振奮。但馬丁·里奇幾乎同一時期的去世,也讓原本成型的國際化高管班底出現變動。

在謝東螢出任首席財務官半年之后,蔚來在2017年底迎來首款量產車型ES8的上市。這是一個積極的信號。飽受爭議的造車新軍,準備拿出產品來回擊。雖然經歷了幾次交付時間的跳票,但隨著2018年6月ES8開始交付用戶,蔚來跑在了所有造車新勢力的最前面。

而去年9月成功登陸紐交所,成為蔚來創業以來的巔峰時刻。上市當日,其總市值超過60億美元。從表面上看,有了之前帶領易車網上市的經歷,蔚來IPO似乎并沒有讓李斌足夠興奮。況且,當時外界鋪天蓋地對蔚來“流血上市”的討論,需要蔚來盡快用業績給出解釋。

伍絲麗的意外辭職,加劇了李斌面臨的尷尬境況。

2018年12月17日,這位蔚來首席發展官兼北美CEO因“個人原因”卸任,這是蔚來上市后管理層首次重大離職。伍絲麗告別當天,蔚來股價下跌超過4%。

李斌曾對伍絲麗十分慷慨。蔚來招股說明書顯示,她是繼李斌和李想之后第三大個人股東,持有1.4%股份。除豐厚的期權激勵之外,伍絲麗還擁有0.5%的投票權。而相比歐洲地區的分公司,為北美團隊單獨設立CEO職位,也顯露出李斌的格外重視。

然而這對中美搭檔的合作沒能持續太久。經歷了成立初期的蜜月期之后,北美團隊和中國總部之間的摩擦不斷暴露。語言、文化差異、作息時間等都是雙方互不適應的因素,但促使伍絲麗離開的主要原因或許另有其他。

作為一名風格強勢的職業經理人,伍絲麗治下的北美團隊更像是一個獨立王國。她在管理規則上的一些設計,令兩邊團隊的融合變得困難。不共享核心技術資料、試圖單獨融資乃至設計車型等,一定程度上也在消耗著蔚來的內部資源。很難說李斌對此的真實感受,他把這種摩擦理解為對方的工作方式。但結果是,兩人還是走向了“分手”。

進入2019年的蔚來,面臨的已是與早期樂觀局面完全不同的情況。持續虧損、頻繁自燃、裁員傳聞等,令艱難爬坡中的蔚來壓力頓增。而多名高管相繼離職,更是刺激著外界對其的猜疑情緒。

莊莉是最先離開的那個。和“局外人”伍絲麗一樣,2016年7月進入蔚來的莊莉,起初也沒有完備的汽車行業背景。不過,這位出身于清華大學計算機系96級的學術牛人,仍憑借出色履歷出任蔚來軟件發展(中國)副總裁,成為李斌麾下不多的女性高管。

曾經有用戶吐槽蔚來的產品說,“硬件不像是互聯網公司做的,軟件也不像是互聯網公司做的”。這句話一度被李斌多次引用,用來說明用戶體驗的糟糕。而負責蔚來汽車軟件業務的,就是莊莉。

尤其在ES8車型交付的初期,頻頻出現的系統宕機、黑屏等故障,暴露出蔚來汽車軟件開發層面的缺陷。其中傳播最為廣泛的一個案例,是今年年初一名蔚來車主在北京長安街遭遇的因OTA升級而鎖車事件,這讓蔚來和李斌都大失顏面。

其實在離職之前,莊莉在蔚來內部的地位一度有所抬升。例如伍絲麗剛退出蔚來之際,她原先負責的部分北美業務,當時就改由向莊莉匯報。但這種局面逐漸被打破。她離職的具體原因同樣不甚確切,有媒體報道稱失去信任的莊莉后期已籌劃自己的創業項目。到今年6月份,她最終選擇了離開。

帶來更大觸動的,是短短兩個月之后鄭顯聰的“榮休”。

今年8月14日,李斌發布一封內部郵件稱,蔚來聯合創始人兼執行副總裁鄭顯聰即日起在日常業務上榮休。退隱之后,鄭顯聰將擔任李斌的個人顧問,并繼續在供應鏈和合作伙伴關系方面發揮作用。郵件中還表示,“Jack仍然將作為蔚來樂隊的主力成員給大家帶來活力演出。”

榮休被外界解讀為鄭顯聰出局的委婉稱謂。而作為蔚來汽車的三名聯合創始人之一,他的離去也被視作是困境中的蔚來所遭遇的一次打擊。當初表示被蔚來口號打動而選擇加入,如今在年輕人們的夢想尚未真正實現時就離開,鄭顯聰和蔚來留給外界若干未解的疑問。

愉悅資本創始及執行合伙人劉二海曾表示,李斌是中國為數不多的既懂互聯網又懂車的人。作為一個創始人和CEO,他有給蔚來這個初創企業指定方向的責任。憑借著圈中地位和個人魅力,李斌的確曾捏合出一個華麗而龐大的執行團隊,并且在蔚來造車的不同階段,也都留下鮮明的個人烙印。但顯然,伴隨著創業激情的蛻變和現實考驗的加劇,這艘大船上的參與者也在不斷矯正著對當初夢想的預期。

如今,伍絲麗有了一個新職位。據領英信息顯示,她目前擔任一家名為“fable”的移動閱讀公司創始人及CEO。關于謝東螢的下一站,在一個蔚來汽車車主討論群中,有人分析稱他原本就是從事專業咨詢服務的職場角色,完成在蔚來的既定任務之后,大概率會再選擇下一家有著類似需求的企業。

在接連人事動蕩之際,蔚來已進入與時間賽跑的緊張時刻。融資速度和燒錢速度的比拼,將直接影響這家新勢力頭部車企的未來命運。那些離開蔚來的高管,暫時跳出了這場刺激的角逐。留下李斌和留守壕溝的人,繼續在作困苦的搏殺。

參考資料:

 ①宋家婷,蔚來汽車:另類造車,《中國企業家》

②王海璐傅博,特斯拉的「中國學徒」,快要把PPT變成車了?,36氪

③王海璐,蔚來北美CEO離職了,為什么? ,36氪

④沈忱、王斌斌,蔚來汽車:棋至中局,《財經》雜志

 

。END 。

制作:陳睿雅  審校:高歡歡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3d魔鬼寻宝图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