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哪吒救主

2019-08-06 14:33 | 作者: 武昭含

屏幕快照 2019-08-06 下午2.26.26

和當年《泰囧》幫助光線傳媒打開喜劇片的局面一樣,《哪吒》也成了它的新“福星”,但福星能照耀多久?

文| 《中國企業家》記者 武昭含   編輯 | 劉宇翔   頭圖來源|《哪吒之魔童降世》海報

 

24.63億(更新中),《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簡稱《哪吒》)打破了天花板,創造了新的票房紀錄。

這個暑期檔最火莫過于,化著煙熏妝喊著“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哪吒。自7月26日上映以來,《哪吒》的票房一路都在破紀錄:上映1小時29分,票房即破億,創動畫電影最快破億紀錄;單日票房破兩億,打破國產動畫單日票房紀錄;公映第5日,票房超過10億,打破四年前《大圣歸來》創造的9.56億票房紀錄。截至目前,該片在豆瓣、淘票票、貓眼三家平臺的評分分別為8.7、9.6、9.7,貓眼最新的票房預期顯示《哪吒》最終票房將達到41.78億元。

《哪吒》票房火爆,最大的贏家是光線傳媒。資料顯示,《哪吒》由光線影業、霍爾果斯彩條屋影業、十月文化等公司出品,光線影業發行。7月26日深夜,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在微博曬出《哪吒》的首日戰報,并配文“感謝觀眾的寬容和厚愛,吒兒還沒那么好”。

看起來“沒那么好”的哪吒頂著齊劉海、煙熏妝攪動了沉悶的暑期檔,影片中這個不屈服、不認命的混世魔王不僅完成了自我救贖,還成為了光線影業的“救世主”,并且再度燃起了外界對“國漫崛起”的期待。

然而,《哪吒之魔童降世》這個“魔童”,真的能給沉寂的中國動畫電影業帶來新的希望嗎?而它的票房紅利能否將光線影業拉回正軌?

強心針

從2018年至今,被稱為是影視行業的“寒冬”。

從表面上看,2018年中國電影票房高達609.8億,但從增速來看,同比增長只有9.1%,是五年來增長率首次低于10%,而此前5年年票房年均復合增長率高達23.6%,并且,市場人士預計,2019年除了春節檔、國慶檔等票房暴漲點,今年全年大盤增幅仍會繼續低于10%,全年總票房預計在650-670億之間。并且,在票價上漲的背后,是觀影人次增速放緩。

影片票房分化趨勢越加明顯,觀眾和票房向頭部影片集中,市場競爭更加激烈。

身處局內,光線傳媒未能幸免。除了整個行業低迷帶來的影響,它還陷入了自身的輿論風波中。

2018年4月28日,電影《后來的我們》上映首日,被爆出存在大量集中退票情況。有觀點認為,這種現象背后的邏輯是制造虛假預售成績搶占排片。隨著“退票事件”不斷發酵,身兼出品方、發行方、售票方的貓眼及其背后的大股東光線傳媒,一時間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不久后的5月2日,電影《英雄本色2018》導演丁晟在其官方微博上質問其影片發行方光線傳媒,“2700多萬元宣發費用和1000萬元票補款的具體去哪了?”要求光線傳媒提供2700多萬元宣發費用明細和1000萬元票補款明細。

輿論風暴過后,等待光線傳媒的是首次虧損。2018年年報顯示,光線傳媒營業收入14.92億元,同比下降19.09%,即使出售了持有的新麗傳媒股權獲取了22億元投資收益,使得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3.73億元,但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還是虧損約2.85億元,同比下降161.83%。這也是光線傳媒自2011年上市以來主營業務首次虧損。

2019年上半年,國內電影市場依舊波瀾不驚,多家影視公司上半年業績大幅下滑甚至虧損。

7月14日,光線傳媒披露了業績預告顯示,即使坐擁《瘋狂的外星人》《千與千尋》等高票房影片,光線傳媒上半年利潤仍預計同比下滑超95%,預計2019年上半年凈利潤為8500萬元至1.05億元,同比下滑95.02%-95.97%,而公司上年同期凈利潤為21.07億元。

上半年國內電影市場集體低迷的情況下,急需要一部攪動風云的作品出現,給沉悶的電影市場注入一劑強心針,《哪吒》的出現恰如其分,對光線來說更是如此。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認為《哪吒》是一部“天時地利人和”的電影,沈萌對《中國企業家》分析道,大批電影缺席暑期檔在一定程度上減輕了競爭壓力,同時《哪吒》有著精良的制作以及符合當下主流觀影群體情緒偏好的人設和劇情,容易形成口碑傳播,這種情況下《哪吒》的火爆是自然而然的。

“《哪吒》無疑會成為光線傳媒今年業績收入的重要來源。”一位券商分析師在接受《證券日報》采訪時如是說。沈萌也認為,影視制作企業屬于業績波動較大的群體,好片子投中也是存在很大運氣和不可控因素,(歸功于《哪吒》)光線今年應該會有不錯的業績。

據財報顯示,一季度,光線傳媒發行并計入報告期的票房影片共四部,分別為《瘋狂的外星人》《四個春天》《夏目友人帳》《陽臺上》,總票房為23.31億元。貓眼最新預測《哪吒》票房將達41.78億,如果這一預期實現,那么該電影的票房將超過光線傳媒上半年影片票房總和,光線傳媒最終可獲得營收將大致在7.5億元-9.3億元之間,這將超過光線傳媒2018年全年營收的一半,接近2019年一季度的營業收入。

7月30日下午,光線傳媒公告稱,截至7月29日,公司來源于影片《哪吒》的營業收入(目前為票房收入)區間約為2.03億元至2.43億元。光線傳媒股價隨即應聲上漲,盤中漲幅一度超過5%。

不僅如此,《哪吒》片尾以彩蛋形式預告了動畫電影《姜子牙》將于2020年上映,光線傳媒打造封神宇宙的意圖非常明顯。

王長田的動漫夢

和當年《泰囧》幫助光線傳媒打開喜劇片的局面一樣,《哪吒》也成了它的新“福星”。

光線傳媒從2014年開始布局動漫領域,在中途接手《大圣歸來》《大魚海棠》等作品后,光線傳媒和公司董事長王長田一直在等待一部從出生就帶著光線烙印的爆款動畫作品。

《哪吒》從出生就背負著眾多期望,票房口碑雙爆棚后,光線傳媒的動漫布局有了收獲,也讓《哪吒》背后的出品方霍爾果斯彩條屋影業走入了公眾視野。

這是光線于2015年成立的主做動漫的影視公司,按照王長田的說法,他希望“這幢屋子能為中國動畫人遮風擋雨,成為中國動畫的大本營。”

“他們已經在動畫界摸爬滾打十年,二十年,有才華有熱情,我覺得他們非常有必要被大眾認識,他們接下來必將成為中國電影界最耀眼的一股力量。”這是2015年10月25日王長田在彩條屋影業成立暨“XXL超大號想象力”戰略發布會上的開場白,按照王長田的規劃,他希望未來彩條屋能夠沖擊國產動畫的半壁江山。

隨后,光線便圍繞動漫領域不斷出手,據光線傳媒2018年年報顯示,彩條屋影業已投資了20余家動漫產業鏈上下游公司,覆蓋了業內大部分主流的獨立動漫制作公司,包括《西游記之大圣歸來》的創作團隊十月文化、《大魚海棠》的創作方彼岸天等,這些公司橫跨三維動畫、二維動畫、漫畫、游戲、國外版權等。在去年的投資者交流會上,光線管理層還透露最終布局將達到30家左右。

此次《哪吒》的制作方霍爾果斯可可豆動畫,就是彩條屋投資的公司之一,彩條屋的持股比例占到了30%,可可豆動畫前身是國內知名的原創動畫團隊“餃克力動畫工作室”,法人楊宇正是《哪吒》的導演餃子。

據鈦媒體報道,王長田曾表示,彩條屋影業投資的多家動畫公司仍處于成長期,需要時間和耐心培育孵化好的IP作品,但動畫市場很多有價值的公司都被光線投資了,以后光線一家的動畫電影可能占比票房一半以上。

在《哪吒》的首映禮上,王長田宣布了未來“神話宇宙”的打造,除了《哪吒》續集和彩蛋中揭曉的《姜子牙》外,《大圣鬧天宮》《深海》《鳳凰》《八仙過海》等都將陸續制作完成。

動作不可謂不大。不過,正如沈萌所言,影視制作企業能否投中好片子運氣也占了很大一部分。近幾年,光線交出的作品里雖然有《你的名字》《千與千尋》等熱度和票房都較好的影片,但也存在《昨日青空》《大世界》等“啞火”作品。

一位影視行業從業人員表示,光線布局動漫已經多年,《哪吒》的成功給光線帶來了口碑和影響力,不過從長遠來看,動漫產業要持續支持光線傳媒為時尚早,“謹慎期待吧”。

國漫崛起之路遠矣

《大魚海棠》上映后,王長田曾預測:國產電影將在后年開始爆發,并在2019年達到一個歷史新高峰。《哪吒》雖然成為爆款黑馬,不過它能成為國漫崛起的標志嗎?

根據王長田三年前的判斷,“國產動畫的真正崛起,需要每年都誕生五到十部《大圣歸來》、《大魚海棠》這樣的作品”,從當下國產動畫電影的現狀來看,實現這個目標尚需要一些時日。

四年前,《大圣歸來》點燃了暑期檔,創下了當時國產動畫電影的票房紀錄,自此開始“國漫崛起”的口號便不絕如耳。

然而,2016年《大魚海棠》上映后口碑兩極化,薄弱的劇本引人詬病;2017年的《大世界》與《大護法》內容和形式令人眼前一亮,但是由于門檻過高制約了票房,沒有廣泛的基礎,“崛起”的口號也淪為自娛自樂;2018年,《風語咒》《昨日青空》的票房亦是不盡如人意。2019年初《白蛇:源起》上映,讓沉寂了一段時間的國漫有了一定的話題度,4.5億的票房也算不負期待,但距離引爆還差一點火候。

《哪吒》的票房和口碑讓“國漫崛起”這個口號再次響起,不過如今的景象宛如四年前的再現,“國漫崛起”經歷了一個似曾相識的輪回。在這個輪回里,《哪吒》也面臨了各種波折和難產:光是劇本就整整磨了兩年之久,目前觀眾看到的《哪吒》的故事,是第66稿,和最初的故事有50%以上的改動。

沈萌表示,《哪吒》和之前《大圣歸來》的成功都可能會刺激動畫行業的熱度,但從長期來看還是無法扭轉動畫行業整體的困境,“畢竟《哪吒》和《大圣歸來》都是無數不成功的項目中脫穎而出的,它們的成功會讓從業者看到希望,但熱度一過還是會回歸到困難重重的現實。”

上述從業人員也認為,《哪吒》給動漫行業做了很好的示范作用,至少證明動畫還是能賺錢的,但是目前來看整個市場依舊很難做。《哪吒》背后是幾十家公司、1600多人的汗水,不過彩條屋CEO易巧卻并不認為這種方式是好的,“這是不能持續的”。國產電影和動畫電影在制作方式上仍需要“產業升級”,形成“工業化”和“科技化”。

以國際知名大廠皮克斯為例,不但保證了影片的原創性和藝術性,在流程上也實現了“電影工業”的標準化,更在技術上有很大投入。動畫電影某種程度上是科技的產物,皮克斯為了解決三維動畫的渲染問題,很早就在RenderMan標準下開發了Photorealistic RenderMan渲染系統,此外,皮克斯還開發了兩個在三維動畫領域十分先進的系統牽線木偶系統(Marionette)、表演指導者系統(Ringmaster),這些科技創新使得皮克斯的動畫電影獲得了票房和口碑的豐收。

這也是國內電影產業學習的對象。正如在接受“河豚影視檔案”采訪時,易巧如所說,他希望這部作品之后,行業能夠形成規范的工業流程和經驗積累。

易巧認為只有這樣,市場上出現像《哪吒》這樣的作品才可以成為常態,以后的每個檔期,春節、暑假、春秋和國慶都會有這樣高質量的動畫電影投入市場,“那時才可以說,中國動畫電影成熟了。”易巧對“河豚影視檔案”如是說。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3d魔鬼寻宝图怎么看